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全部文章 > 正文

王翊丹那年十八岁(9)——越军司令-回望军旅

作者:admin 日期:2019-04-15 分类:全部文章

王翊丹那年十八岁(9)——越军司令-回望军旅

王翊丹
点击上面播放器播放伴音阅读效果更佳
谨以此文献给在对越自卫反击战斗中英勇顽强、威震
南疆的炮九师战友们!想念你们!!
九妮 2012年6月30

第九章 越军司令
第21节 让我俩陪他一块去 看看计伟在什么地方埋着
11月11日 晴天早上,我用一个小时就办好了事,和周宾在县城闲逛,中午时,吴副营长在街上找到我俩,说三营一辆车去烈士陵园,让我俩陪他一块去,看看计伟在什么地方埋着。
图:磨山烈士陵园1984
我们乘车去了磨山烈士陵园,陵园建在一个山坡上,像大寨的梯田一样一层层的埋满了烈士。往山上面望去,还在往山顶扩建。底层的平坦处,有几个大坟墓,埋的是战斗英雄。最左边一个大墓,是李海欣烈士的,河南临颖县人,我的河南老乡。
注:李海欣的家乡是河南临颖县王孟乡坟台村人,我觉得“坟台村”这个村名和埋在“英雄台”上的李海欣烈士墓幂幂之中似有某种暗示。
往上走一层,坟墓就不那么大了,每块石碑上都刻有烈士的生平,我注意到,有些墓碑上刻着“英勇牺牲”, 有的刻“不幸牺牲”,还有“光荣牺牲” 和“壮烈牺牲”, 用词不同,但都算烈士,“壮烈牺牲”的烈士功劳大些。
图:来陵园吊唁的女兵1984
第四层,有一个大婶正坐在坟前抱着烈士墓碑嚎啕大哭,悲惨凄凉的哀嚎声令我刺心的痛。我噙着泪轻轻走过去,看一眼墓碑上的碑文,知道她来自昆明,看穿着打扮应该是富裕家庭,也或是领导。从动情的程度看,坟茔里躺的是她儿子无疑,因为只有母亲才会流露出如此大的悲伤。她的头不停的磕打着冰冷的墓碑,墓碑前的地上摆放着新鲜的水果,还有火纸、茅台酒和巧克力,这些非一般群众所能及。
图:悲痛欲绝的烈士家属
我和周宾、吴副营长分头一层层一个个的挨着找,在上边一点的地方终于找到了计伟烈士。一堆不大的黄土包,坟前插了块木板,黑漆在木板上竖着写了四个黑字:计伟烈士。名字下方横书35316部队,吴副营长说:“咱们部队回去时就把他带回去,交给他的父母,或安葬在无锡的陵园,现在只能让他暂时住在这里。计伟,我们看你来了。”
我们来的匆忙,也没有买些供品。三人在计伟坟前站了很久,表情肃穆,我感觉很压抑,心中似有巨大悲伤想哭出来但又被堵在心里边。向山下望去,山坡上密密麻麻的坟头。那每座坟都是一个年轻的士兵啊,他们的人生在这里划上了句号,永远停在了十八岁、十九岁、二十岁。在这里,用什么词汇也无法描述我们失去战友的悲伤心情。我们含着泪在计伟坟前,脱帽鞠了三躬,挥泪告别。
在右下方几层,找到了我部许松元烈士和刘晓烈士的坟墓。他俩都是电话兵,许松元是84年7月28日遇敌特工偷袭牺牲的,江苏兴化县人。刘晓是84年8月1日在偏马一间民房里护哨值班,越军的炮弹穿过房顶落在了房间里,当场牺牲,牺牲时手里还拿着一本书,正看书时被炮弹命中,他是浙江宁波人。我团到战场后十天内牺牲了两个战友,全团官兵都很悲愤。两位战友牺性后,我团曾对数个越军军事目标进行了毁灭性打击,让敌人欠下的血债用血来还。
我们三鞠躬后泪别,走出陵园时我的心情好沉重,回望昆明来的那个大婶,有两个士兵在帮她在墓碑前烧纸钱,缕缕的白烟在墓丛中飘荡。
下午返回很顺利,途经我军炮阵地,有士兵在美化火炮工事,栽些花草苗木。有的路边工事上用小石头块组合成标语:“保家卫国,死而无憾”,“艰苦奋斗,其乐无穷”,“头可断、血可流、国土半寸不能丢”等等激励人斗志的口号。
图:战友许松元烈士1984
回到观察所,我把信件发给大家,给连长交了账。一分不差,连长很高兴。.晚上6点,双方又开始炮战。我部对敌人三个正在发射的炮阵地进行火力压制,战果不明。这段时间,越南人比较喜欢夜间打,我们只好奉陪。
11月15日今天观察所三个作战单位,(炮五团、32师炮团和我们炮十六团)都接到上级通知,通知说明天有一辆黑色“伏尔加”小轿车将在越南区域出现,不惜代价敲掉他!大家都在猜坐这辆车的那个人会是谁。
11月16日 全团炮阵地一律坚守岗位,人不离炮,炮不离人。大家精神抖擞,时刻等待命令。观察所今天全员值班,观察越南境内各路段。说也奇怪,越南平时最繁忙的郎鲁至朗哈公路,今天车辆极少,越军的炮阵地也静的出奇,一炮也不打。连敌人步兵阵地也看不见有人露头,更没有枪声。
中午11点左右,发现有一辆吉普车飞速行驶在朗鲁公路,很快驶入隐蔽公路,朗鲁至朗哈公路只有几公里路段是暴露地段,其它路段两侧均有茂密树林遮档。
下午3点,警报解除。营指来电话,营长说今天越军二军区新上任司令来河江前线查看,鼓舞士气,现已经返回。新官上任三把火,以后可能会有大的战斗,上级要求做好打大仗、打恶仗的思想准备。原来的越军二军区司令已辞职,当初刚上任时曾发誓,一定要收复老山,拿不下老山自动辞职。如今越军损兵折将,不但没拿下老山一寸土地,又丢了一些阵地,太没面子,只好辞职,再换个能人试试。
图:一营观察所1984
注:事后得知,越军二军区新司令只到河江市就不敢再往前走了,在河江军事基地接见了前线部分指挥官,发誓打嬴这场保卫战。他不敢说拿下老山这句话了,前任司令已成了他的镜子。
11月18日 战斗激烈,我营配合32师打朗冲敌炮阵地。
附文:炮十六团一营歼敌丰光机场炮兵连战斗
对越自卫还击作战期间,炮兵9师16团(装备130加农炮)临时编为11军32师炮兵群,担负压制越军纵深炮兵阵地任务。1984年11月18日,在11军、32师炮指统一指挥下,该团以突然、准确、猛烈火力,对越军丰光机场1个炮兵连阵地(编号为A109)进行歼灭射击,一举击毁越军152MM加榴炮4门,引爆弹药所5座(炮弹200余发),沉重打击了越军炮兵嚣张气焰,为保障步兵安全、稳定防御创造了有利条件。
一、战前情况
8月初,越军“7.12”反扑被粉碎后,敌我双方均进行了部署调整。11月上中旬,越军频繁活动,对我境内不断实施炮击,气焰极为嚣张,严重威胁我军和人民生命财产安全。为给越军以沉重打击,保障我军和人民生命财产不受损失,上级炮指决定我部对越军炮兵予以毁灭性打击。
18日,该群接受了对越军A109号目标射击任务。A109号目标为越军168炮兵旅1个152加榴炮兵连,被我老山观察所于1984年7月22日捕捉锁定。其阵地位于丰光机场西北侧,地形平坦,交通方便。越军阵地基本成一线配置,正面宽约200米。11月中旬以来,该敌经常以单炮或排炮对我前沿行扰乱和破坏性射击,对我步兵威胁较大。11月14日,敌在阵地后侧搭设了5个土木质工事存放弹药,且不断加修火炮工事,判有向我再行炮击征候,在我观目线一侧靠近敌阵地处有474、418高地遮挡,给我观察和射击修正带来一定困难。
图:一营2连火炮阵地1984
二、我军决心部署
根据上级“不打则已、打则必歼”指示要求,群决定:由1营对A109号目标进行歼灭性射击。1营观察所位于老山,观目距离约12425米;阵地位于跤趾城西北侧约800米处,炮目距离21035米;群指挥所位于曼棍。
三、战斗经过
11月18日17时,1营开始射击。首先全营进行1发齐射,测定炸点中心偏左0—15米,射击距离良好。修正后又进行1发齐射,弹群覆盖目标。后立即转为全营急促射击。
17时34分,完成歼敌射击任务,共消耗弹药260发。
四、经验体会
(一)、充分准备。为保证火炮技术性能,战前业务部门对全群火炮进行了逐炮检查,使之不带故障参战。为减少射弹散布,针对弹药准备时间长、批号多这一问题,将使用弹药逐发进行检查和调整,以保证各连使用同一批号弹药,从而提高了射击精度。为保证观察、指挥准确,群1营营长亲自上老山观察所进行观察指挥。为保证通信顺畅,在建立了直达、迂回线路基础上,又开设了保密接力机,有效保障了射击指挥。
(二)、潜心研究。山岳丛林地作战,视界狭小,死角较大,浓雾持续时间长,观察相对困难。A109号目标在2个小高地后侧。战前,该群利用有利观察时机,严密组织侦察,采取跟踪、标定、检验等多种方法结合,准确测定了目标位置。射击前,老山观察所抓住有利战机,对该目标进行了核实。且对其活动规律、附近地形和射击中可能发生情况,逐一进行了认真分析和研究。同时,群、营对射击指挥手段、火力运用等方面进行了共同研究,以更有把握地保证准确射击。
图:我团火炮发射阵地1984
(三)、灵活运用法则,正确指挥射击。一是不断改进射向选择方法。针对130加农炮对远距(20公里以上)目标射击散布范围较大特点,在对可观察面积目标(通常正面不大于200米,纵深不大于150米)射击时,营使用集火射向一距离射击,利用射弹散布达到覆盖目标的目的。二是量敌用炮、量敌用弹。根据该目标不便观察和射击任务重这一情况,始终使用营射击,保证了射弹密度;注意量敌用弹,打一群观察一群,做到不放空炮,不浪费一发炮弹。此次射击仅用弹260发就击毁了敌火炮4门,引爆弹药200余发,达到了以较小的代价换取大的胜利之目的。三是适时进行效力射修正。根据山岳丛林地越军作战特点,在效力射过程中,凡有偏差均及时进行修正,力争越打越精。对A109号目标射击时,最后2群炮弹大部分都击中在敌炮位上。
(四)、抓住有利时机进行观察。滇南战区旱季气候变化快,时晴时阴,且浓雾时有时散,给射击修正带来一定困难。在对该目标射击时,利用浓雾飘散瞬间观察射击效果,打打停停,虽射击持续时间较长,但保证了射击效果。
继续正文:
第22节 火箭炮
1984年11月19日 今天凌晨4点30分,越军出动小股兵力对我前沿步兵阵地进行攻击。由于晨雾较大,我们无法看清任何目标。营长打来电话问情况,连长只能如实回答:“能见度几乎为零,我们现在就在雾中。枪炮声是从142高地步兵阵地方向传来,听炮声越军使用的是60炮、85炮一类的小炮。没听见重型炮弹的爆炸声。”
我跑去询问隔壁32师余连长,他正在接电话,通话结束他说,师值班参谋告诉他,越军一个排的兵力向步兵阵地冲锋,我步兵用手榴弹已打退敌人一次冲锋。这时,我军盘龙江沿线的122榴弹炮开炮了,火炮击火的响声,震得我心颤。听炸点传来的声音判断,是打清水桥一带和那拉口远方。这么大的雾气,我们观察所都成瞎子了,真急人,有力也使不上,只能让步兵自己顶着。
上午十点多,能见度基本正常,视线良好,战区逐惭平静下来。从中午十二点开始,越军发疯似的开始炮击我方村寨,很久没看到越军敢这么疯狂。新寨、甘田首先遭到炮击。新寨有民房着火,看到越军炮轰甘田,连长骂道:“这屌越南人真是胡打,那里有什么?黄鼠狼都不一定有。”甘田村早被越军炸成光秃秃了,别说没人,连块完整的瓦片也不一定找得到。就这样一个目标,越军竟打了近百发炮弹,炮弹恁贵,败家仔啊。
注:2010年7月,我在家乡一个战友那里吃喜酒,临座的一个姓李的老兵,在唐河自来水公司上班,老战友朱新华说:“万富,打仗时老李在甘田634炮兵观察所,和你们的646炮观隔条江。”经过闲聊,才知道老李是源潭镇春树李人,他是1970兵,在一师炮团服役,打仗时他是连长,我们都属于一军作战序列,老李的炮团和我部三连观察所设在一个山头上,634炮观就在甘田上方,怪不得越南人老往甘田打炮,当时我们却不知甘田还有炮兵观察所。
紧接着,越军对偏马、船头、天保进行轮番炮轰。天保落弹最多,有两幢楼房被炸塌,尘烟翻滚。于此同时,我火箭炮部队对敌步兵阵地打了几个齐射。火箭炮发射时的声音很有节凑,非常动听。在战场上,我特喜欢听火箭炮发射的声音,白天虽看不见弹道,但每当弹群从我们观察所上空飞啸而过,那哨音,那节凑,真的好让人兴奋,能让人找到对敌人复仇的感觉。
火箭弹群空爆覆盖在敌人的步兵阵地上,清脆的空爆声伴随着沉闷的地爆,一浪盖过一浪。越南人就是铁打的铜铸的,这阵势也够这群狗娘养的喝一壶了。
在越南183高地右侧公路,有七名越方军民,肩扛弹药箱沿公路往小青山后边奔跑。这是一支军工队,我们的重型火炮打这样的小目标不合算,今天顾不上打他们,我们有大目标打。但32师余连长他们喜欢这桩买卖,我听到余连长上报四号阻击点射击,话音没落,已听到火箭炮炮弹出膛的呼啸声。几秒钟后,火箭弹覆盖了那七个越南人,这七个人死在了离小青山侧后隐蔽路段还有约十五米的公路边。以他们载重的奔跑速度,再有一分钟就能跑到小青山背后的隐蔽位置,起码死不完。如今他们命运不佳,活该倒霉。尸体横竖交错的躺在地上,路边的草木在燃烧着火焰。等32师炮弹飞到时,火箭炮部队已经抢先做完了这桩买卖,只是苦了那七个越南军工,死了又挨二次炸弹。火箭炮部队可能开设有前沿观察所,比我们还先发现目标。
图:越南清水桥 2008
今天我们也够忙的,先后对六个发射中敌炮阵地炮轰。每次都不偏不斜的正中敌阵,对一个运输队(四辆车)进行炮击时,有一辆车被命中燃烧着火。其它战果不明,只能看到滚滚爆烟和燃烧的火焰。
晚上九点,火箭炮部队对越军清水口打了三个齐速射。一个个红溜溜的弹丸排着队从我们观察所上空飞啸而过,有两发可能装药少了,在我们前方一千米上空提前爆炸,发出“盆!盆!”两声脆响,在天空爆出光火四射的火焰,就像节日的礼花。连长说再近一点爆炸就会伤着我们,是大家运气好。最后一群火箭弹落在清水桥那辆烂坦克左边的无名高地上,这个小高地据说有几个小山洞,住有越军一个六O炮排。常看到他们在山边架几门炮,打几发抱着小炮就跑回洞里。32师炮兵打过几回,每次炮弹飞到时人已跑了,不打时他们又出来。有不少我军送给养的军工、民工死在这伙人手上。他们有时对我步兵工事打调炮,打死角,这帮龟儿子们很胆大,三番五次的总整不死他们。
越军新司令上任以来,今天打的最激烈。
32师步兵弟兄们今天打的很顽强,打退多次敌人班、排规模的进攻,敌人伤亡惨重。天保、船头有我军人员伤亡,绿色的救护车往来进出多次,开得飞快。早听说越南人钢产量不够农民打锄头,今天哪来这么多炮弹,新司令看来有点能力,不可小瞧。
11月20日
越军又连续炮轰我村寨,敌344高地右下方又新出现一门直瞄炮。几天前我在夜间观察到这里有一个手电筒光,记下了方位分划。白天校正分划看过去只看到见山坡上的草丛,也没在意,想不到敌人夜间是在这山坡上挖洞,新装了这门直瞄炮。今天敌人这门刚露面就对我边防连直瞄炮阵地开火。边防连的四门直瞄炮摆在梯田边上,我去见过,位置低过越军炮位,敌人有坚固工事又居高临下开火,我方火炮没有防护措施,可能人炮都要吃亏。
这时,敌直瞄炮工事上落了几发炮弹,是兄弟部队打的,没起到作用。我部的重型火炮对这种小直瞄炮无能为力,精度不够。要是能拉一门上来,放在偏马村东头对344高地的两门直瞄炮也来个直瞄,相信有两发就能送小鬼子上天。
晚上,双方交战激烈。火红火红的火箭炮弹丸密密麻麻从上空飞过,照亮半边天空,在越军阵地上开花。那拉口上空亮起一颗颗照明弹,但不知是谁打的。那里不断的有炮弹爆炸后炸点闪光,一闪一闪的。
第23节 硝烟战场
1984年11月22日今天的战斗打的太激烈了,半夜三更的就开始打了。
这几天都是前半夜值班观察敌情,后半夜雾气、凉气下来后想睡又睡不着。天快亮时刚想睡着枪炮声又响了。
凌晨的雾气还是那么大,枪炮声刚响几分钟连长就穿着大衣来了。他打着哈欠,屁股还没坐在值班床上,电话玲就响了,连长慌忙拿起电话喂了一声,话筒里就传来营长山东口音的询问:“汇报情况!”
隔壁32师和炮五团的值班电话也先后响起来,三家单位向上级报告的情况商量好似的一致:“雾气太大,什么也看不见。142高地方向传来的枪炮声。”不同的是杨刚欣排长报告的是116高地方向。不过都一样,大至方向就是那一片。
上午十点,能见度良好,344高地敌两门直瞄炮一齐向我404高地开火。404高地是662.6高地沿山陵线往下延伸的我步兵重要阵地,这个阵地配有重火力点,可以直接支援再往前边的一些小山头。每次开战,这里都是敌人炮击重点,重灾区。更要命的是344高地以前一门现在增加为两门直瞄炮,直接瞄准404阵地上的我军步兵堑壕炮击。
10点30分,敌544高地的两门直瞄炮也开始对我步兵404高和前沿的142、116、117等高地射击。
越军344高地和544高地的这两个直瞄炮阵地,一个在船头左远方,一个在船头右远方。形成了交叉火力。于此同时,我偏马位于2号阵地附近的4门直瞄炮同时对344高地敌直瞄炮射击,直瞄对直瞄。几分钟后,344高地右下方的那门直瞄炮工事前后边都冒青烟,哑了。连长说:大概是我们的直瞄弹从敌人的炮口钻进去堵着了敌炮出膛的炮弹爆膛了。
344高地左上方的直瞄炮开始对我直瞄炮阵地开炮,炮弹全部命中目标,一发发炮弹在我军直瞄炮阵地爆炸,狼烟滚滚,我方的直瞄炮阵地也没声音了。偏马的几门高机开始对344高地左上方的敌直瞄炮射击,望远镜里清楚看到敌炮口周围爆起的土花和白烟。
图:许正楼(右)和作者在646炮兵观察所1984
高机打直瞄炮也是个好办法,关键是得把高机弹打进炮眼里让敌炮爆膛,没几分钟时间,敌人这门炮就也哑了,但没看到冒烟。
中午12点至下午2点,我们后边山上的火箭炮部队向敌人打了十多个齐射。火箭炮发射的声音让人听起来很振奋。每次齐射,我们观察所人员都听着那呼啸的节凑,高兴的嗷傲叫。真希望火箭炮别停,永远持续的发射下去。有一个齐射又打183高地右侧公路的敌散兵,这次只有五人,有一个没炸死,抱着头飞奔着躲到小青山后边树丛中看不见了。小青山后山根有一条小路直通544高地。敌人运兵和送弹药都必经此地,因为走清水桥更要命。
注: 183高地右侧公路被越南兵们称为绞肉机,死亡盆地,这里是我军的炮击重点。
我觉得火箭炮打少数敌散兵这个打法不合算。越南兵每死一个,越南政府会补给相当于人民币75元的抚恤金。而我们的火箭炮弹很贵,空炸引信炮弹每发价值320元。我部的130炮弹每发也值二百多元。从经济角度计算,越南人的命还没咱们的炮弹值钱,要打着几个汽车就值过了。虽说越南人的汽车也不太好,嗄斯车多,但总比人值钱。
不过越南人就精明多了,打咱们的散兵只用三发或四发,且精度很高。可能是越南炮弹不多,会过日子些,穷日子细打算嘛。听前沿步兵下来说,敌人吃饭都舍不得吃菜的。有消息说,越军士兵每人每月只有4600元越盾,相当于人民币2元的样子,只够我们抽盒好烟。
今天我营五连对敌三百多个目标进行干扰性炮击,其实说白了就是放冷炮。一个目标不多打,只打一发,等敌人惊慌失措的趴下防炮时,又开始打别的目标了。越南郎冲树林隐蔽公路有大火在燃烧,黑烟滚滚。不知是否打中了汽车。郎哈转弯公路16号阻击点也有物品燃烧,黑烟升起几百米高越过小青山主峰。这种打冷炮的做法我觉得很好,绝对赞成。
图:火箭炮 1984
晚上六点钟,敌步兵对我前沿发起冲锋。我偏马高机阵地十多门高机平射一齐开火,对清水桥一带敌要道进行火力封锁。敌人有六门高机平射向我那拉口要道火力封锁,双方红红的弹道交织在一起,场面非常壮观,都把人看呆了,没想到二十几门高机一齐交叉平射对打构成的美丽画面是如此壮观,比夜间火箭炮齐射还好看。只是火箭炮在高空,高射炮平射在低空,要是能一起来就更壮观了。
晚上六点40分,火箭炮终于忍不住了。呼啸的炮弹一队队一群一群托着红红的尾巴,从我们观察所上空带着哨音而过,映红了整个天空,照亮了整个大地。敌清水口,183高地右侧公路,敌步兵阵地都成了弹着点。弹点爆炸后到处是燃烧的火焰。这个壮观的美景让观察所每个人兴奋。连长许正楼快三十岁的人了,看到这枪林弹雨极为壮观又令人震撼的场面像个孩子似的欢跳起来。班长汪如申也乐呆了,嘴巴里不停的“唷、唷、唷!好、好、好!”,炊事员栾加利、驾驶员刘文刚、电话兵严治平、报话班长朱殿虎、侦察员王国良还有颜峰,这一会人到的可真齐哟。
这难得一见的战争景观有多少人一辈子都别想看到,这弹飞炮闪的实景大场面比电影里好看几万倍!严治平看到这个场面,兴奋的说:“我日他妈,老子回家说给我们厂的人听,能眼气死他们......” 严治平入伍前是个工人,当兵厂里给有补贴。
一群群敌炮弹在船头、天保爆炸。又有一个弹群在偏马爆炸,爆炸后各村都有房屋燃烧。这一会儿,观察所小小的地方,站着二十几个人在看打炮,连长急了:“姚万富我俩留下值班,其它人赶快回山洞隐蔽!快点!!”
大家都很听话,一溜烟的都跑后边山洞去了。要命的时候总是没有人敢磨磨唧唧讨价还价。这时,在敌郎哈近方高地附近有三大片闪光,这是敌人火炮在向我方发射。连长报告营指:“308号目标、399号目标、401号目标有敌火炮正在向我方射击!请求火力压制!”连长每说一句话,我在一旁能听到话筒里传来营长清晰的重复。
这些目标平时早计算好了射击诸元,一报目标号就可以快速发射。营部的电话连接着团部和各连火炮阵地,六连观察所是全团战斗值班观察所。我们报告的目标可以通过团总机传达到各营阵地。
几分钟后,我团炮群齐射,将敌三个发射中的重炮阵地压制。敌阵地火光冲天,爆炸声阵阵。于此同时,隔壁传来炮五团杨刚欣排长修正炮击目标的声音。也传来32师余连长呼叫炮火对四号阻击点射击,788号目标火力压制的声音。声音都是显得那么紧张,那么急促,还略带兴奋。
图:狭小的猫耳洞1984
晚上8点零5分,敌人一群重型炮弹向我们观察所飞来。是在敌班墨左侧一个阵地发射的,我们刚刚看到敌炮发射的闪光,就突然感觉头顶有股冷风吹过,“嘘嘘嘘!!呜呜呜!!”就像魔鬼的声音。连长惊叫一声:“快躲!!”我闪电般的跃下台阶,钻进窄小的猫耳洞。连长也紧跟着钻进来,后边我们的住处附近传来几阵巨烈的爆炸声。又有“呜呜呜呜”的怪音飞过,听到外面树叶子哗哗的击打叶片声。
我卷在小猫耳洞里边竖起耳朵听,惊恐的问连长:“我的妈呀!这是什么鬼声音这么恐怖?”
连长喘着气说:“最低是152毫米加榴弹,别的没这么大威力。他娘的就像飞机贴着头皮掠过!”
我们卷在洞里,能感觉到屁股下面的石层在强烈震动,这炮弹一定在不远处爆炸。片刻,我俩爬出洞口,各就各位,继续搜寻敌人目标。
换班睡觉时,我的蚊帐被土石、杂草、树枝压塌。班长说刚才有一发炮弹在我俩床位上边的斜坡上爆炸。落下的土石只是弄脏了我俩床上的蚊帐被子。并没有燃烧,也没有造成损失。有几发炮弹落在我们露天厕所的地方,树木燃烧了一些,也没人去灭火,自己不着了。青树燃烧后的焦糊气味和火药硫磺味飘浮在空气中十分难闻,有更多炮弹听声音在后山清泉池一带爆炸。
今天观察所全体人员有惊无险,我和连长更是命大。
(第10章 国旗飘扬 精彩明日更新)
作者介绍:九妮,原名姚万富,原炮兵第九师16团6连老兵,1984年入伍,1984年6月参加对越自卫反击战,1987年退伍。
【回望军旅】微信公众号是属于战友们自己的军旅情怀交流平台,我们尽量选登战友们自己创作的原创作品,回望军旅往事,不忘军旅情怀,传播正能量,在新的工作岗位砥砺前行,再创佳绩。
战友或投稿可加小编微信号:s625504572(兵心依旧)。
注:投稿暂无稿费,但是用心的稿件一定能得到战友们热情的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