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崎亜里沙还是供奉“中华母亲”的庙宇 和顺合山懿济圣母庙-不仅是宋元建筑的珍品-小李侃叨

    还是供奉“中华母亲”的庙宇 和顺合山懿济圣母庙:不仅是宋元建筑的珍品-小李侃叨


    合山在和顺东边,离县城15公里。位于合山的懿济圣母庙是和顺唯一的国保单位。



    在和顺著名景点里,合山是我去的最多的地方之一。20年前,我还是十三、四岁的少年的时候,几乎每个星期天都去合山跑上一趟。约上四、五个同学,骑上二八旧式自行车,飞一样在公路上追逐、笑骂。被学校束缚了一周的筋骨放松了,精神抖擞了。否则很难度过下一周的难熬日子。

    立于明朝嘉靖年间的木牌坊
    如果是秋天,我们的“带头大哥”总会打发两三个人摸进路边的农田里瓣玉米、挖山药蛋,一两人拣柴。因为我不够机灵,“带头大哥”怕我被抓,连累了大家,所以总让我去拣柴。其时,多是黄昏,在河滩的僻静多土的地方,我们把玉米、土豆浅浅地埋在地下,上面点起一笼大火。
    和顺的天气冷的早,玉米成熟的季节早晚温差能有10度左右,我们围着火堆席地而坐,说起合山神庙里的见闻,显泽大王总是大伙常说常新的问题。合山神庙的显泽大王殿里供奉着三个神像,分别为大大(读dai)王,二大王、三大王。和顺民间传闻,显泽大王在抗日战争中显过神通,让前来合山扫荡的日本人的枪炮失灵。一次,刚好说到显泽大王,我们的“带头大哥”说:“说敢骂一句显泽大王,今天的玉米土豆都给他吃。”刚才还谈笑风生的小伙伴们一下子都不敢说话了,只有不远处的合山松林里鼓荡的松风响在我们耳边。
    为打破尴尬局面,“带头大哥”从书包里拿出一瓶家里偷出来的好酒,既酬劳我们,又诱惑我们听话。我们挨个就着烂熟的土豆、玉米喝酒,火光照得我们浑身通红,说话也渐渐不着边界了。
    5000多年前的黄河以及支流渭水流域,中华民族的祖先就在着明灭的火光中迷醉的活蹦乱跳,在这种状态下他们看到了、想到了、说出了清醒状态下无法体会的感悟,逐渐形成了统一思想、凝聚人心的原始巫术,中国的原始文明从此开始了;比这稍后一些时候,爱琴海上的希腊群岛上长出成片的野葡萄。吃不掉的葡萄大量腐烂发酵化为汁液,嘴馋的原始人饱喝汁液,烂醉如泥。处于迷醉状态的人,浮想联翩,醉话连篇,这些不着边界东西成了西方艺术和宗教雏形。
    人们发现,在迷醉状态下被习俗、禁忌压抑的无意识冲出肉体的牢笼,人类产生了空前的创造力和巨大的破坏力。醉后拥有创造力的典型不多,我就想起是诗仙李白和草圣张旭;拥有惊人破坏力的人比比皆是,我小时候村里一过年就喝酒,一喝酒就动刀打架,有几次几乎要闹出人命来。
    在篝火和酒精的鼓动诱惑下,无意识的“本我”被唤醒,我们再不怕大言闪了舌头,有人居然诅咒起显泽大王来。
    我胆子小,每次进入显泽侯庙,特别是望着三大王的乌黑面庞时我膝盖就软,不跪下也不行,无论如何也不敢诅咒神灵。走出庙门,沐浴着黑松林里吹来的松风,我才放松起来。

    我长长地松口气,感激起这片松林来。当然,合山的神庙留给我的记忆不仅只是敬畏,还有亲近和感激。合山神庙是双神庙,不只供奉显泽侯,而且还供奉懿济圣母。

    金朝正大年间石碑,至今已立在合山神庙里近900年
    《合山神庙碑记》载:“有神曰懿济夫人暨弟显泽侯者,元锡号为合山之神。”锡号是赐予封号得意思。显泽侯和懿济圣母合称为合山之神。碑刻还记载:“(懿济圣母并弟显泽侯)能出云气、吐膏泽”,是行云部雨的神,非常灵验,引得河北省邢台的很多人前来祭拜。在农业社会,行云部雨神多是让人敬畏、不敢仰视的龙神。和顺的雨神确实这么美丽慈祥的母亲,我确实佩服起我们祖先来智慧和气度,化爱为神,是和顺宗教和神话文化的一个特色。
    懿济圣母殿始建于宋,重修于元。距今已经有近千年的历史,虽经多次重修,至今仍然保留着宋文化柔和绚丽的气度与元代蒙古包自然粗犷的斜梁弯材建筑特点,是金元建筑走向成熟的一个精品。




    懿济圣母的亲切笑容,我至今都记忆犹新。我当年正逢渴望亲情、友情的年纪,但妈妈的严厉和爸爸的放任,老师的冷暴力,让我的青春压抑而寂寞。这一切造成我压抑的性格。特别是我小学的一位老师用冷暴力给我造成的伤害刻骨铭心。我家在城北的一个村子边上,跨过河就是北关的旧阁子。我就在这个村子里上学。学校里的学生、老师多数是本村人,被戏称为“背粮户”的外来学生还没一个巴掌多。
    四年级前我在学校里没有感觉到特别的压抑,到了五年级我的噩梦来了。有很多临近村子里的人来上五年级,人多了,就分成两个班。于是,两个班形成竞争关系,两个班主任成为竞争对手。这两人一个刚从外村调来,一人是本村人,而且是我的邻居。我在调来的那个班主任班里,她总觉得我给另一个班主任说了什么,几次明里暗里警告我。一次,县里举行小学生作文比赛,我就交了一篇到学校。我的班主任居然说我的作文是抄袭的,并让我拿出抄袭的范文。因为确实是自己写的,我拿不出来范文,她就威胁我让我转学。其实,对我们家来说,转学并不是难事。可是我不敢跟父母说,怕给爸爸说了,爸爸不太忙,顾不上管;给妈妈说,怕引来一顿暴打。当时的家长太迷信老师,认为棍棒下才出成绩,能打学生的老师才能教好学生。我们这辈的很多父母对老师只有一句交待:不听话,就死劲儿打。所以,我只好捱下去。
    上初中的时候,一位语文老师给我们班代历史课。她腿有点残疾、嘴也有点歪。因为自卑心理作祟,一有学生盯着她看,她就会找个理由抡起板凳、烧铁火炉用得铁火柱,打得你皮开肉绽,最后使出一记“佛山无影脚”,更把你踢得“乘风归去”。遇到好看点的女同学更是打得你满面桃花、满地乱爬。我的历史成绩相当好,老师经常私下考我,其实是想让我告诉她如何做。所以,老师还不至于对我拳脚相加,但杀鸡给猴看的阵势,确实把我吓得心脏乱跳、双腿颤抖。禁若寒蝉的恐怖氛围导致的冷漠和自私的基因在我们中间一代代传承、加强,成为今天很多社会问题的深层根源之一。
    看老师打别人似乎成为我们的乐趣,因为打别人越狠,自己越安全。这个群体心理学探讨的问题,曾经在我学习文艺学过程中接触过。
    我上学时遇到过很多对我极好的老师,但那么多好老师关怀抚不平我儿时的心理创伤。专门学习过文艺心理学,特别是读玩弗洛伊德的一些心理学著作后,我才知道了这叫童年和少年的心理创伤。这个体心理学探讨研究的重要课题,解决起来是个世界性难题。童年的创伤会伴随一个人终生,不仅对他的性格造成莫名的伤害,而且给这个社会积累了戾气,由此引发的社会问题更是让人类头疼不已。很多人认为,希特勒、墨索里尼的无情杀戮根源就来源于他们童年的创伤。
    现在中小学教师是女人的天下,有些女教师心窄,她们把自身和家庭的不如意以冷暴力方式对学生发泄,让很多中国人在童年、少年的时候就受到莫名的伤害。
    每次见到充满母性光辉的懿济圣母时,落落寡合、无比寂寞的我,心甘情愿地跪在圣母像前祈祷。
    2017年夏天,我又一次跪在圣母像前,虔诚地磕了三个头,心里默念着:保佑母亲身体安康。30多岁的我,跪拜的不是神像,而母爱的伟大无私。
    妈妈一辈善良、勤劳、好强,只知道为家、为儿子默默奉献。她和爸爸结婚的时候,家里穷,妈妈就紧着爸爸吃面条,自己喝面汤。好强和辛苦给她带来坏脾气,也把她的身体糟蹋坏了。小时候,我动辄挨打,把一切委屈都压在心里不敢说出来都是因为母亲的坏脾气。她坏脾气让我在很长时间里忽视和遗忘了她的伟大坚强。忘了我小时候生病母亲整夜整夜地不睡觉看护我,忘了7岁时我的一只眼睛被铅笔扎伤,看不见了,母亲凌晨背着我走了五里山路去看病……母亲太操劳了,60岁不到的她,处在严重的亚健康状态已经10几年,到医院检查医生总说没病,可她每天都觉得很痛苦,有时居然跟我哭诉,不想活了。1.65米的她瘦得不到90斤,一身是病,走上一段不长的路就要在床上躺几个小时。身体羸弱如此,她都闲不住,把家里收拾的一尘不染,嫌洗衣机洗得不干净趴在洗衣盆前一趴就是半天……她来了榆次记挂家里,怕父亲、弟弟吃不好饭,回了和顺又替我们一家操心。
    看到懿济圣母,我就想到了母亲。她就我的神,也是千千万万中华母亲的一员。她们集合在一起就是懿济圣母。想到此,强忍住泪水,转身出了殿门。站在大殿前,我望着对面的山。山上有很多坟茔,我姑姑就埋在那里。
    姑姑基本没在合山村住过,她一结婚就随姑父去了榆次,姑父是这里的人,落叶要归根,她死后姑父和表妹就把她安藏在合山。我小时候,姑姑是小学老师,每年暑假她都会回来七里滩看奶奶。姑姑是奶奶最小的女儿,也是奶奶的掌上明珠。奶奶一连生了10来个女儿,神崎亜里沙有6个女儿活了下来,却依然要生孩子。“绝后头”是村里人最恶毒的诅咒,一辈子都在生孩子的奶奶终于生下了爸爸。但是她最爱小女儿——我的六姑。六姑因为年轻时过度注射青霉素,坏了肾脏,后来又换上尿毒症,为控制病情过度输液,加剧了肾脏的衰竭,六十岁就去世了。姑姑和我最亲,他生病期间我经常去医院看她。她的去世,让我在少了一个亲人。
    合山接纳了与我一样的血脉亲人,我理该以更开放的心态去观照合山。既然来了,去显泽侯殿看看吧。如今,殿里的三位大王不再让我害怕,也没有激起我别的情感。我只是曾经来过,现在又来了,“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篇云彩”!
    合山神庙的一男、一女神仙,体现中国人的宇宙观——“道,抱阴负阳”。如中国的伏羲女娲庙,阴阳和合。由此断言,懿济圣母并弟显泽侯的供奉历史应该上溯到先秦或者更早。据东汉班固以及宋代文人的记载,懿济圣母是古时枢姑氏的女儿,是黄帝轩辕氏的儿媳妇,也是上古五帝之一颛顼的母亲。颛顼是中华文明的代表符号之一,因此懿济圣母又称为“华夏之母”。西方文学大师、意识流经典作家普鲁斯特说,最优秀的女人,是温柔而又刚强的女人;最优秀的男人是刚强而又温柔的女人。我的一位饱经磨难、备受尊敬的老师说,他见过的最优秀的人是女人。
    我在寂寞青春岁月里有幸遇到圣母的眼神,这是中国最温柔刚强的眼神。
    懿济圣母眼神里有母亲对我的深情注视,有姑姑对我的深切关心,她是千千万万中华母亲的深情汇聚。我多么希望每一缕注视未成年的学生眼光都这么温暖。
    懿济圣母殿前、殿侧有两股泉水,一名郎君泉,一名娘子泉。它们虽然同属一个水系,但是秉性差异很大。郎君泉更有名的名字叫合山奇泉。《跟着古志游和顺》的作者,我县著名地方志专家赵世芳老师描述过泉水倒流的情景,“所谓奇,奇在泉水流出后,由小到大,又由大到小,间隔40分钟左右,并缓慢倒流回泉口洞内吞吐呼吸,渐渐断流”,为什么倒流,赵老师解释道,“(娘子泉)它的水位高于娘子泉七、八米,两者水位落差这样大,当娘子泉的石井水位上升,井水出井口时,郎君泉涌猛流出……当井水下落约十多公分之差,郎君泉便倒流回去。石井实际上是预报奇泉水流的玄机,神也!”
    2017年夏天,我站在奇泉前,望着干涸的水道说不出地失望。小时候,我经常往合山跑,本想看奇泉,可来过二、三十次都没遇上泉水倒流。和顺人都说,奇泉最有灵性,每次修庙季桃,每逢有缘人来,即使在枯水季节,奇泉就会倒流。我大概属于无缘人,所以,没福见泉水倒流。
    懿济圣母以及显泽侯的温柔深情化成合山娘子泉的不竭泉水,千年不竭地滋养着合山以及附近村的土地和人民。娘子泉绕合山村半周水就钻到地下,无影无踪了。懿济圣母以及显泽侯的刚强化成急速迅猛的郎君泉。
    圣母庙出现在和顺是因为和顺有上千上万的伟大母亲!和顺万岁!